作爲一个熟练的白日梦选手,我有很多很多的愿望——是虽然不会在过年过节过生日的时候对着天地流星许愿池,神鬼蜡烛仙女棒去许愿,但还是很想实现又不太好实现的愿望,比如说见证荷兰队捧世界盃,去看薛凯琪的演唱会,GPA永远4.0等等。其中还有一个愿望,是希望能追一次我妈写的电视剧。

我自己发朋友圈的时候也说过,我妈是「十六里河乡镇金牌编剧刘女士」。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在写她的剧本。记得小学第一次上语文课,老师让大家挨个起来回答「学会语文能做什麽」,本小朋友的回答是「可以像妈妈一样写剧本。」这一晃快20年了,我妈写的剧本,一部都没被拍出来。

托尔斯泰用9年完成了《战争与和平》,普鲁斯特用15年写完了《追忆似水年华》,就连毕志飞吹嘘自己的《纯洁心灵》也只敢说这是他从奋斗了10年的作品——而我妈20年间没有一部剧本落地开花。

综上所述,家母显然并不是职业编剧。她平常有自己的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在自己的电脑上进行她的文艺创作。我也不记得早一点的时候她写过些啥,只记得後来有过一部没写完的历史剧《西楚霸王》。这个剧本我只看了一个开头,说项羽天生神力,跟着项梁叔叔锤大秦,扶植楚怀王,项羽还有个原配妻子秀姑,後来当然也有了虞姬……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段是秀姑和虞姬第一次见面,大概是这麽个桥段:

秀姑吃醋,疯狂吃醋,然後把虞姬拉到帐篷里俩人就项羽主权问题坦诚地交换意见,最後——「秀姑牵着虞姬的手俩人笑着从营帐里走出来,秀姑说:「原来是个红颜知己呀!」……」

原来是红颜知己呀。

红颜知己呀。

红颜呀。

知己呀。

呀。

妈,人家烂剧手撕鬼子,你这手撕三观啊。

我不知道文章发出去以後我妈会不会投诉我说她不是这麽写的,但是我真的印象深刻我绝对在她的剧本上看到过这一段。我本人是项王的粉丝哦,很狂热的那种,就在我写下这行字的几个小时前,我还在和不怎麽发文的本公衆号另一位运营者隋同学的闲聊中大骂韩信和英布。但是这麽多年来,每当我看到有关於项羽的东西,脑海里都会像发弹幕一样飞出来一行字——「原来是红颜知己呀!」

转眼间我自己上高中了,大概是受我妈的一些影响吧,自己也会喜欢写一些课本剧、短舞台剧的剧本。记得有一年语文老师还在我的学生发展报告上留言说:「上戏的编剧专业不错的,你可以考虑一下!」对於当时志愿出国的自己这并不是一个被考虑的建议,但读到它真的是很开心,莫名的开心,这是来自语文老师的认可吧。也许在某一个平行的时间线里,17岁的狍子君同学真的会在母亲的影响下去成爲一个职业编剧呢。

高中之後的另一个转变是,我妈会把她的剧本发来给我看,让我帮她一起想idea,於是我开始和她一道见证她的一个又一个故事,从诞生到消亡。去年夏天,她突然说要写推理剧,因爲有导演说现在推理剧观衆喜欢(啊?真的嘛?)。可她不会写推理剧,於是我向她推荐了自己都没看过的东野圭吾的作品,代价是她看完後随即向我剧透了个彻彻底底,我也失去了自己去看的动力。看完两本东野圭吾後她开始动笔写下了第一个推理故事,大概是说抗战时期汪僞政府治下的某城,一位腰缠万贯富可敌国的大老板在酒宴上被谋杀,七位爱恨情仇经纬交织的嫌疑人在查案过程中明争暗斗。整个故事看起来像是一个七人本剧本杀。

(一部抗日神剧的诞生……)

对於这个故事,我的个人态度是消极的,作爲一个抗战时期的故事,先不说把这七个人的前世今生悲欢离合交代清楚,每个人的意图算盘动机手法描述明白,再让六个人逐渐脱罪锁定真凶这一大套过程是否需要写八十集以上,就说剧中一身正气的男女主在故事的结局竟然没有奔向延安入党抗日这一点,它肯定就过不了审,所以我不看好这部剧的前景。

果然呢,这个故事需要再进行修改和打磨。我们的金牌编剧刘女士和她的狗头军师狍子君跨着国不断抢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推理故事。我们爲这位倒霉的富商提出了很多种看似合理的死法,爲凶手提供了无数个可能的动机与理由——最後也许不了了之了?不知道我妈是否还在爲她的第一个推理剧本而奋斗着。

她的第一个推理剧本,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呢?

想到这突然有点感动,编剧这事,是妈妈二十年一直坚持的爱好,也是一个追了二十年的梦呀。

还能有什麽一直失败的事情,可以坚持二十年呢。勾践卧薪尝胆不过十年,王宝钏在寒窑里也就是十八年,就连头号痴情的叶芝,追了女神二十多年也还是去迎娶了格奥尔吉小姐。写剧本写了二十年,真的是很久很久了吧。

活在这世上,十岁可以谈志向,二十岁可以谈梦想,三十岁便只能谈生活,四十岁长吁短叹自认看破,五十岁就可以和自己二十岁的孩子讲,你忘掉你的爱好和梦想吧,现实点要紧,你放弃你热爱的文学,放弃你爱的历史,学点儿有用的吧,学工程去,学计算机去,学会计去,学金融去——怎麽会这样呢。

我一直是一个浪漫主义者,我天生是,我也选择继续浪漫主义下去,我相信一切的发生都是有道理的,我相信我应该有梦想和追求,我相信人能胜天半子,也应该去胜天半子——可世间确实是残酷而现实的。热爱只能开花不会结果,念念不忘不能换来面包,甚至根本都不会有回响。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梦想便不复轻盈;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更看重果实而非花朵。」

但我又能看到我妈和她的剧本——你看,三十岁怎麽不能谈理想,四十岁怎麽不能有追求,就算快到五十岁了又怎麽不能继续去给那个听起来很少女的小愿望浇水施肥。她还在写啊,她还期待着有一天自己的作品能登上荧幕。她的编剧梦还在开花,在朝九晚五的夹缝里开花,在柴米油盐的挤迫中开花。即使天下业已归顺大周,你看首阳山上总还有怀殷采薇之人。

编剧,写故事的人,还是一个挺有吸引力的行业吧。也许会有很多小姑娘萌生过想当编剧的想法。她们之中有的人觉得这不现实,放弃了;有的人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放弃了;有的人因爲父母反对,放弃了;有的人成家忙於带孩子,放弃了;但也还有的人,一直在尝试着,写着,她写着写着,一直到她的孩子也可以看懂她在写什麽,一直到她的孩子已经可以给她出主意,一直到被她扔到加拿大的孩子已经可以写文章嘲讽她旧时的剧本,一直到她的孩子开始歌颂她的这个小梦想,并陪她一起把这个梦做下去。

三年一代沟,我和我妈之间将近十个代沟。我们还是常常吵架的,她觉得头发长不够精神,我觉得寸头实在是螺旋爆炸难看;她觉得人到了一定岁数还没对象就该去相亲了,我坚持相亲不是真爱,还不如单着;她喜欢京剧戏曲和凤凰传奇,我不用问也知道她完全没get到我的爱豆小姐姐们到底好在哪——好吧,虽然我们分歧很多,但我必须说,在我眼里,她写剧本这事真的挺酷的。至於写成啥样,没那麽重要。

我愿意去相信,真的会有一天,我能看到刘女士的剧本被拍成电视剧,等到那一天,我可以每天守着时间上网看更新——不对,我妈的剧,我一定得开会员提前看全集;我愿意去相信,有一天我能在微博上看见人们讨论我妈的剧,可以自豪地跟你们讲,我早和她说被羣嘲的这一个桥段特别蠢,果然被挂热搜了。我愿意去相信,等片尾曲响起——最好是薛凯琪唱的嘻嘻——我可以热泪盈眶地说,这一天我和我妈等了二十多年呀。

如果真的有这麽一天,我会在公衆号上写好多好多篇软文安利这部剧。麻烦大家,如果这部剧很烂,记着把炮火对准导演说他水平菜,把炮火对准演员说他演技差,总之对编剧手下留情就对了。

即使不会有这麽一天,这个做梦的过程,本身也足够甜蜜了吧。

来吧,梦就梦到值得,错也错得值得,是执着是洒脱留给别人去说。

我之前和我妈说过,如果真的她的剧本能被拍成电视剧,她自己的经历其实就已经是一个优秀的故事了呀,是一个业余编剧,半生坚持写作,即使风雨波折从未放弃的励志故事。如果这个励志故事能被改编成电影该多好呀,到时候能不能请一个我喜欢的演员来演女主角,也就是我妈呢?到那时候1981年出生的薛凯琪年龄肯定过了,1990年的廖子妤大概差不多四五十岁年龄正好吧?如果廖子妤也赶不上,试试2000年的欧阳娜娜,经过几十年的演技磨练到时候她肯定早就不是蚂蚁竞走的水平了——算了,想太多了。

刘女士要加油呀,愿你的文思如荣成海边汹涌的波浪。悄悄说一句,我说她是金牌编剧,这从来都不是一句嘲讽——真的,只要她还在构思新的故事,她就已经足够酷了,只要她还没有停下在键盘上敲打的手,她就始终年轻。

影视截图来自张敬轩《百年树木》剧场版MV(廖子妤、吴肇轩 出镜)

表情包大概都是从知乎上下的

聊天记录是自己的

都和视觉中国东方IC啥的没关系哦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